北大才子講述日本東大奇葩留學事:校園不見情侶

更新時間: 2017/9/14 18:16:01  點擊: 21

  東京大學校園

  海外網9月14日電 北京大學(分數線,專業設置)和東京大學分別是中國和日本的頂尖大學,因為中日文化的不同,兩所學校又分別擁有自身獨特的“面孔”。北大才子小吳和小蘇講述了在日本東京大學留學時的所見所聞,他們對某些“日本特色”感到難以理解,比如“在東京大學的校園裏幾乎看不到學生情侶”、“日本有很多在職人士讀研,但他們是帶著‘求真問道”的目的,而不是為了更好的就業”。當然,在東大也有一些小遺憾,比如,東大學生餐廳的食物“遠遠沒有北大的好吃”,在介紹北大的麻辣香鍋、刀削面和小龍蝦時,他們總是如數家珍。

  在班級中去日本留學屬於“少數派”

  據日本withnews報道,接受采訪的分別為小吳和小蘇。小吳(24歲)出身於新疆烏魯木齊,小蘇(24歲)出身於天津。

  小吳在北京大學新聞學院攻讀廣告學專業,赴日後在東京大學攻讀國際合作學碩士學位研究生。小蘇在北京大學攻讀藥學專業取得了碩士學位,現在在東京大學攻讀藥學系研究科博士學位研究生。

  在北京大學,大多數人還是想去美國留學,不過2人卻選擇了日本,被問起原因時,小吳回答,“從初中時就因為《極道鮮師》和《龍櫻》等電視劇喜歡上了日本。讀北大時,還選修了日語學科,通過了日語N1級考試,所以跟日本很有緣,理所當然留學時選擇了日本。”

  小蘇在留學前同樣通過了日語N1級考試。不過,學藥學的同學大部分都選擇去美國或者德國留學,但是小蘇在研究生三年級時參加了美國暑期學校(summer?school)活動,她表示因為文化差異太大,非常孤獨,“跟想象的完全不同。”不過,在研究生四年級的暑假,小蘇來日本旅遊,接觸到日本的“便利店”和“地鐵”,感覺在日本生活非常便利,有了這些經歷,小蘇便喜歡上日本,並決定去東京大學留學。

  北大和東大“意外的共同點”

  東京大學赤門

  首先是歷史。東京大學本鄉校區的赤門建於文政十年(1827年),為加賀藩第13代藩主前田齊泰迎娶第11代將軍德川家齊的第21女溶姬時所建。

  北京大學西門

  而北大也有一個“西門”,西校門曾為北京大學的正門,坐東朝西,為古典三開朱漆宮門建築,風格古樸、莊嚴典雅,與頤和園東宮門相似,具有濃郁的民族風格。門前左右兩側還有一對威武的石獅,目光炯炯有神,使西校門更增加了幾分莊嚴。

  東京大學三四郎池

  而且,兩所大學都有“名湖”。東大是三四郎池,《三四郎》是著名作家夏目漱石的作品,寫一位明治時期的鄉下知識青年小川三四郎來到東京求學,受到現代文明和現代女性的沖擊,不知所措的窘態。作品中三四郎和美彌子第一次相遇的地方就是東京大學的心字池,由於夏目漱石這部小說對後世的深遠影響,心字池也就被稱為“三四郎池”了。

  北京大學未名湖

  而北京大學則是未名湖,未名湖本無名,是中國歷史學家錢穆所起。1930年,國學大師錢穆應邀進入燕京大學任教。一天,燕大監督司徒雷登在自己的家裏設宴招待新同事。園中有一湖,景色絕佳,大家競相命名,但都不滿意,最後幹脆取名“未名湖”。

  兩個學校還有個共同點,就是它們都是有名的觀光地,經常看到在校園裏散步、寫生的人。

  北大:“衣食住基本可以在校園內解決”

  北大校園

  北大的特點就是“衣食住基本可以在校園內解決”,因為大部分學生住在宿舍,在大學校園裏待的時間很長,所以在這種環境下容易“培養”出很多學生情侶,對於情侶在校園裏手牽著手漫步的場景大家早已司空見慣。晚上宿舍樓關門前,女生宿舍樓下有很多相互擁抱再見的情侶,宿管大媽經常催著他們趕緊回去。

  但是,令小吳非常驚訝的是,在東大基本上看不到情侶,即便成為情侶,也不會告訴別人,他們奉行的是低調“秘密主義”。比如,小吳在自己的學長(姐)畢業時才知道他(她)有女(男)朋友,“平時我根本沒有發覺。”小蘇也認為校園裏“地下戀情”很多,或許這跟日本人內斂的性格相關,不想給別人造成困擾和麻煩。

  大學食堂日本完敗

  北大美國留學生

  說到大學食堂,光看菜單,北大就壓倒性地勝出。東京大學的大學食堂基本都是咖喱、拉面等套餐,但是北大除了常見的中國菜,甚至還有麻辣火鍋、刀削面和小龍蝦,而且還有清真食堂。

  小蘇說,北大是衣食住基本可以在校園內解決,大學本身就是一個完整的系統。事實上,不只是北大,在中國的其他大學也是如此,除了學習之外,宿舍生活、娛樂等都可以在校園內解決。

  東京大學安田講堂

  另一方面,小吳認為,東大的本鄉校區通常只有“研究的氛圍”。

  日本社會在職人士帶著“求學問道”的目的去讀研

  小蘇和小吳都對東大研究生院有很多社會在職人士感到驚訝。小吳說,“在日本,一些社會在職人士一邊工作,一邊帶著‘求學問道’的目的讀研,而在中國,很多人都是為了以後更好的就業才去讀研。”

  而小蘇也表達了同樣的看法,“我的導師喜歡研究,對其他事情無欲無求,雖然60多歲了,但如果研究上有什麽疑問會親自去做實驗。北大好多相同年齡的教授基本上都已處在管理崗位,沒有做實驗的時間。”

  關於將來的夢想

  小吳笑著說以後會在日本或者去歐洲工作,但是“最想做的還是開個新疆菜餐館。”

  小蘇對國際交流比較感興趣,他表示以後想做能夠為中日友好有所貢獻的工作。(編譯/海外網 鞏浩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