曹可凡:奧普拉 一個時代的偶像

更新時間: 2018-01-12 20:17:28  點擊: 0
關註公眾號“新浪微整形”,查看更多精彩原創內容!
曹可凡

  成都商報:如何評價奧普拉?

  曹可凡:奧普拉這個做了有25年的脫口秀節目的終結就像一個時代的落幕。奧普拉是一個時代的偶像,一個時代的象征。

  我認為奧普拉雖然結束了在這個舞臺的展現,但是她之後轉戰其他的“戰場”,對她來說還有廣闊的空間去闖。奧普拉的一生非常傳奇,家境貧困,兒時也受到過性侵犯,雖然她在汙泥濁水中成長,但是始終是那麽的陽光。她對事物能用非常銳利的眼光去做出鞭辟入裏的分析。

  成都商報:觀看奧普拉節目有何感受?

  曹可凡:奧普拉做節目有一個非常大的特點就是平和、沒有倨傲的態度。她的訪談更多像是在跟朋友聊天,但是又不是閑聊。對嘉賓的提問銜接非常巧妙,有很強的邏輯性,完全是一種“神聊”。

  我在1995年第一次訪問美國的時候,去的第一天就正好看到了奧普拉的節目,感受到了她的強大氣場。當時節目的主題是離婚,節目的設計很棒,節奏行雲流水。特別值得一提的是,雖然奧普拉沒有讀過很多書,但是她做起讀書節目來,視角敏銳、獨特,這讓我非常吃驚。

  後來奧普拉的美國同行告訴我,只要書在奧普拉的節目中一經推薦,本來只能賣幾千冊的書銷量有可能會增到幾十萬冊。我個人認為奧普拉做讀書節目是最優秀的。

  成都商報:她的節目對中國電視節目的影響如何?

  曹可凡:其實不是太大。我們一般都是購買人家制作節目的模式,其實這樣只是學到了表象,並沒有學到精髓。奧普拉做節目其實模式感並不強,她的模式更多地源於她的個人魅力,其他的人根本學不會。你只有具備了一定的社會閱歷還有聰明的頭腦,才能做出她這樣高段位的水平。而中國電視還處在一個比較幼稚的階段,電視從業者的整體素質不高。

  成都商報:對中國主持人是否有一定影響?

  曹可凡:奧普拉對中國女主持人的影響,特別是對楊瀾、陳魯豫這種走知性風格的主持人影響是非常大的。甚至是奧普拉在節目中使用的標誌性黃沙發,也被中國媒體人在節目中沿用。

  成都商報:我們的類似節目,差距在哪裏?

  曹可凡:有主客觀的雙方面的原因。一方面從業者的素質不夠,肚子裏有墨水、有社會閱歷、有媒體責任感的人不多;另一方面沒有市場,這種節目需要慢慢養,現在是怎麽俗怎麽做,只要收視率高就行,沒有道德標準。收視率是一道緊箍咒,導致這樣的節目被邊緣化,風氣也很浮躁,不願意聽你在說什麽。

  成都商報:國內的訪談節目,您覺得哪些是值得推崇的呢?

  曹可凡:我認為崔永元和白巖松他們已經具備了非常高的素質。只要能給他們一個好的環境和保障,他們能夠做成像奧普拉那樣好的節目。崔永元的《小崔說事》和每年兩會期間的《新聞會客廳》,還有白巖松的《新聞1+1》都是非常優秀的節目。

  還有陳魯豫和楊瀾,她們的節目都是上乘的。楊瀾曾經為我的書寫序時這樣寫道,雖然我們的訪談節目一直被邊緣化,放到了不太好的時段。但是我們還在堅持,因為我們還有理想和火花。

 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註@新浪女性(微博)